人民的名义 李达康的政治智慧真是太高了

  我们是确山县普会寺乡宋楼村村民,现向你们举报我村村干部利用职务之便挪用贪污国家财产、乱收费、欺压、殴打群众等黑恶行为。
  如2013年国家向我村发放十万元帮助老白姓扶贫致富款全部被村干部据为已有,还有退耕还林的补助款,有树林的村民得不到,而村干部的亲属没有林地却把钱领走。村支书张谜利用贪污的国家的钱买官行贿,如在选举中能给他出力卖命的都有好处,有的给低保,有的给救济款。
  村干部乱收费现象非常严重,哪家群众生二胎办理一个户口多收500元,老年人办个残疾证收500元,在宋楼村老年人不管是否残疾只要交500元就给办证,按规定这两项都是不应收取任何费用的。在夏秋农作物保险方面,按规定是他们到每家每户进行宣传或收取保险费,而他们只是走一走过场,大部分群众都不知情而他们把钱交上,因为国家对这种保险一亩地有好几元补帖,一个村有几千亩地,合计有几万元的补帖,他们把自已和自己亲戚的卡号报上,把这些钱打到上面,打到自己卡上多了害怕别人识破。
  在城里有车有房的有钱村民既能享受低保待遇,又能获取救济款,而宋楼村真正的困难户却不能享受低保待遇,救济款与他们无缘,只因这些有钱人在选举中能为张谜出力,年老多病的困难户在选举中出不了多大力。
  张谜在选举中利用自己是电工的便利,对群众威胁利诱,利用干电工贪污的钱买官行贿,拉帮结派,花费十万左右当上村支书,当上村支后进行打击报复,为他卖过命的有的给底保有的给扶贫款。
  如担任过村支书的陈党,大儿子在县城有车有房,小儿子是国家干部,王党星当过村支书,现在乡里上班,姚开会当过村长两个儿子在县城上班,在城里有车有房,姚保民是张谜的选委会主任,从前当过村文书,其女儿是国家教师,女婿在城里做生意有车有房,按规定倒插门不算移民,他用不正当手段骗取国家移民款,又领独生子女养老金,60岁发养老金,宋得胜女儿在县城上班有车有房,因为他是村干部的叔叔。以上这些人有钱人救济款、低保、移民款等1人可以领几样,而这些人是村里的顶富为什么能吃低保?若他们能享受低保待遇,那么宋楼村全村人都能吃低保。
  如姚跟仓、姚长远、姚历明、姚青山、刘进才,这些人当过村干部又都是党员,这些人在选举中为张谜立过汗马功劳,因为他们年青力壮出去打工每月能挣几千元,吃低保不合适,每年却给他们发200元的救济款,在张谜当支书的这些年每年都有,这些钱不是小数目。而村中比他们年老多病确有实际困难的,本来这些补贴应该是他们的,因在选举中出不了多大的力,而失去了应有的照顾。
  如宋楼村村民姚年夫妻二人80多岁,长年都有重病,姚年只因无钱住院看不起病而病死在家中,他的大儿子患有皮癣,小儿子脑血管病,重度脑梗,他的孙子考上大学,因拿不起几千元的学费而被迫退学。在当今社会为什么还会出现有病看不起有学不能上的现象,为什么是一句空话,只是因为他在选举中未能为支书出力。
  而村民姚保仓、杨国礼在外打工每月几千元,只因是张谜的选委会成员而吃上低保,而张谜为了牢固自己的地位,拉邦结泒,利用不法手段把自己的儿子张路伟、侄子张路霜、弟弟张小红、内女婿陈二伟等人拉入党的队伍,在选举中他们未经党员会通过,连在职支委都不知道是党员,而他们却参加选举,是否合法?
  平时广大群众都看不惯村支书张谜的所做所为,在村委选举中大都是白票(空票),而他们把票收上去后又让班子成员宋富启、李书娜用笔画上,这件事被村民高启成用手机照下反映到县民政局,当时乡民所领导在场,为什么这样荒唐的事却不了了知,只因他们用金钱平息了这件事。
  村支书张谜兼任宋楼村电工,因公肥私,在2004年前后是农村建房高峰期,每年都有几十户建房,每户建房地梁、浇顶、地平得用好几次电,一次交50元,一户算下来就是几百元,谁家办加工接头需交2000元,这些一无票二无证的钱都装进自己的口袋,而国家受到巨大损失,每年有上万度电以线路损耗为由而失去。在2002和2003年收取商业用电每度电加收0.2元,全村每年多收几千元是不符合规定的,应当退还而至今未退。在线路整改中每户交230元,一个表箱好几户,材料费加上工本费,每户也就一百余元,当时说是多退少补的至今未退,这些费用到电管所一查便知。国家每年往宋楼村送多少电,宋楼村每年向国家交多少电费,每户用的材料费多少,余下的钱哪里去了?这些钱虽然不多却是千家万户群众的血汗钱。
  村支书张谜的姑老表是村文书又是水站管理员,他利用职务之便乱收费,按国家规定接入自来水用户每户用水收取150元,而他收的是500元,不交费不接,如果哪家水、电设施坏了,本是几毛钱的配件,他却收取几十元,就象这样他们把国家的惠民工程当成自己发家致富的摇钱树。而残疾人宋铁练是个五保户,因交不起500元钱至今吃水还是提着小桶到处找水吃,因为500元钱对他来说是个天文数字。
  另外乡里每年向村里发放的各种补帖和工作奖有3到5万元左右,这些钱是本来是用于村委班子成员工作奖励的费用,却被书记个人领取据为已有,从不给班子成员任何补贴,班子成员看不贯他们的行为却又不敢说,在他任村支书期间,先后有杨九花、陈金中、孔保琴、姚根柱、宋付启等班子成员因看不惯这一切辞职不干了,几位同志要求他们算一算账,索要自己这几年任职期间应该获得的奖金,他们用一本假账想糖塞过去,姚根柱一气之下把假帐拿走,这一下把他们吓坏了,姚根柱干了6年最后总算领取到一万四千元的奖金和补帖,而其他人一分也没有,只因姚根柱拿有他们的贪污证据为了封着他的口。
  宋楼村村民宋铁练是五保老人,身有残疾走路困难,只因自己的祖坟地被人取土挖成水塘,找到支书和人理集论,不但不给公正的评判反而对其反而进行了污辱,宋钱练只好到县张、乡反映,在村支书的干涉下反而无果,而又在村支书的指使下先后被姚国文、姚保仓、高启成等人毒打几次,这样的黑恶势力为什么还那么倡狂?真是无人无钱有冤无处申!
  在宋楼村这样的事举不胜举,只因书记管电,主任管水,这两样是每家每户不可缺少的,明知不公也不敢提,如不顺从,水电坏了可找不着人修,既使修了也是满天要价,群众有若不敢言,为什么在今天的法治社会还有这样荒唐的事情?有冤无处申?
  宋楼村村干部结邦拉派,贪污公款,这一切都有证可查,为什么在当今打虎拍蝇的时代还无人过问而肖遥法外。
  恳请领导们关注一下宋楼村的弱势群体,给他们以公正,对宋楼村拉帮结派,贪污受贿、欺压群众的黑恶势力进行查处。致谢!

评论 0

  • 额~,木有评论!

猜你喜欢